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
生命中的“小石子”

时间:2019-04-23 观看 4315 次 加入收藏

timg (9).jpg

在我的住处西面,有一片废墟。以前,单身汉二叔住在那儿;后来,他的三间土屋成了危房,二叔就在我的院落南面盖了两间砖房,还是紧挨着我的住处。

 有一回,我去那片废墟扔垃圾,发现在二叔废弃的院落,紧挨我的围墙处冒出一棵小榆树。这棵小榆树枝叶嫩黄,刚出土没几日,处于萌芽时期;如果当时将其铲除,轻而易举。——区区一棵小榆树,能够有多大气候?我当时无视它的存在。

大约一个月过后,我再去二叔废弃的院落,无意看到那棵榆树,它竟然长到一人高了。如果这时把它铲除掉,还来得及,可我仍对它不屑一顾。

榆树长到拳头这么粗时,二叔却对它在意了;此时二叔已经发现了它,并精心呵护起来。我再想动这棵榆树,必须征得二叔的同意才行。

在二叔的精心浇灌下,这棵榆树长势惊人,很快,它已超过了我的围墙——我站自己的院落就能看到它。

等到这棵榆树长大后,我才意识到它的存在给我带来的烦恼:每到夏季,树上的榆钱被风一吹,落满院子,到处生长小榆树,我得费力将其铲除;一到秋季,榆树上的叶子被风一吹,落满院子,害得我天天打扫;每日凌晨,榆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,还在睡梦里的孩子早早地就被吵醒——关键是,这棵榆树紧挨我的围墙,就连小孩儿爬上榆树,通过围墙,轻而易举就能翻进我的院落。

于是,我决定尽快将它铲除,以绝后患。

对于二叔这类光棍汉,我一向敬而远之;虽然我们近在咫尺,却极少往来——他一个光棍汉,我一介书生,怎能有共同语言?再有,我一向认为,这类人之所以打光棍儿,几乎都是脾气古怪,性格极其另类的。所以,我从来没有接近过他。为了避免当面挨窝,我没有亲自去找二叔,而是请别人去和二叔说这件事。

办事人去找二叔说了这件事,回来告诉我,二叔答应有时间他把那棵榆树铲除掉。

二叔嘴上说行,可他一直迟迟未动。

可时隔不久,不幸发生了。那天下班,我打开大门走进院子,发现门窗打开了——有小偷入室盗窃!我赶紧闯进屋子,一看究竟。通过查对,我发现没有丢重要物件;但看到家中被人翻腾得乱七八糟,心里特腻歪!——通过检查,我发现小偷不是从大门进来的,正是通过围墙外那棵榆树翻进我院子的。

我再也忍无可忍,就再次找人去和二叔和谈:问他那棵榆树多少钱,我愿出钱将它买下。

这下,二叔勃然大怒,他让人给我带信儿,他的榆树无价,给多少钱也不卖!

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类人真就是不好相处,幸亏我没有出面;如果我亲自出面和他说这件事,不但说不通,还非得让我当场难堪不可。

区区一条光棍儿,竟然跟自己过不去,我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。后来,我就和母亲说了这事。

母亲听后想了想告诉我,先不要去找二叔了,她来想办法。

二叔光棍儿一人,为打发孤独寂寞的岁月,他就买了一副麻将。每天中午,他就召集几个人去他家玩牌。

我与母亲说了那事之后,母亲就经常去二叔家玩儿牌。

几日后,母亲来找我,惊喜地告诉我:“赶紧把围墙外面那棵榆树铲除了吧!”

“二叔同意了?”我赶紧问。

“同意了。”母亲回答。

“他要多少钱?”我问。

“一分不用花……”母亲回答。

“您是怎样跟他说的?”我又问。

“前天,在牌桌上,我一边打牌,一边与他说了这件事。——没想,他极其爽快告诉我,赶紧把那棵榆树锯掉吧!”母亲回答。

我慢慢低下头没再说什么。母亲接着郑重地对我叮嘱:“你千万不要觉得二叔这类人身份低微,就对他不尊重!他单身一人,日子窘迫,本来就觉得比平常人矮一头,在人群之中很自卑,但你们是邻居,这件事你亲自去说应该比我去还要痛快,不是吗?”

母亲的教诲使我心服口服,事实摆在面前,不容雄辩。

这时,我想起一位朋友讲过这样一个小故事:一名攀爬高手,从一处山脚下,一步一步,历经艰辛,眼看就攀爬到峰顶,胜利在望了。可就在最后关健一步,他向峰顶一跨脚,不想脚底蹬上了峰顶的一块小石子。由于这一脚,导致他整个身躯失去平衡,从峰顶跌落到山脚,功亏一篑了。

其实,在我们的一生中,每个人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那块“小石子”。由于它过于渺小,往往被人所忽视,甚至对其不屑一顾!这样,就导致它成为我们人生路上的绊脚石,让我们栽了跟头,才恍然大悟——二叔或者他种的这棵榆树不就是我生命中的那块“小石子”吗?

王增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