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
梨花思

时间:2019-04-30 观看 320 次 加入收藏

timg (12).jpg

站在校园的二楼上,隔着窗户,便看见墙东的梨花开了。禁不住内心的召唤,四月天里,去看一场最美的梨花。

梨树不多,这一片那一片的,但并不妨碍花的美。远远望去,仿佛女子头戴白玉簪在拂袖摇身,轻盈起舞。怪不得古人用梨花做头饰呢!

梨花是相约而来的,不是桃花杏花这一朵那一朵,而是团团簇簇,女娲补天甩泥,这梨花开定是仙子玉指纤纤,令牌一放。而后百花笑颜绽开,轻摆柔身,一曲霓裳。

梨花开了,古时正是洗妆之时。“梨花风起正清明,游子寻春半出城。”每逢梨花盛开时节,人们最爱在花阴下欢聚,雅称洗妆。唐朝时,这一风俗正盛。据《唐余录》记载:洛阳梨时,人多携酒其下。曰为梨花洗妆。

乡村的梨花,没有携酒欢聚的古典浪漫。它,只是静静地开,静静地落。人们隔着老远说一声,梨花开了啊。要忙了啊。

是啊,要忙了。采花授粉,套袋子,除草,打药水,那活一个接一个的来了。小时候,梨树多得是。“要想富,先种树”,村子东,南,北,几千亩的梨树。梨花开时,如云胜似雪。可是我却没有仔细的赏过,只觉得它好看,最欣喜的是秋后的梨子可以卖钱,它是一家人大半年的收入。或者买一件新衣服,或者是供我们上学,或是柴米油盐酱醋,梨子承载着一家人的希望。

每年的八月十五,正是梨子上市。外地的,本地的,买梨子的不断。“打梨啦!”大人们高高兴兴的领来了箱子,还有一捆捆的白的包装纸,我们紧跟着。来到梨树下,摘梨子,按梨的成色,轻重,把这些梨用白纸包起来,而后,轻轻地放入箱子中的格子里,一层一层的放满。“六零”的梨最大,快到一斤了。梨铁,梨铁,意思是梨的重量胜似铁沉,虽有些夸大,但确实一个一个沉甸甸的。摸在手心凉丝丝,重重的。

打梨的时候,不仅吃到甜甜的梨子,而且剩下的一点白纸,我们可以把它订成一个个本子。正面写了反面写。放起来,稀罕的用很长时间。

面对黄澄澄的梨,大人一遍一遍地叮嘱着,不准多吃。可是小孩子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。

记得有一年梨子打了药水,我不知道,放了学直接去了地里,摘下梨子就吃。回到家里,我妈吓坏了,赶紧拉着我到药铺去,医生给我打了一针,后来烧的脸红通通的,这才解了毒。一年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从此我再想吃梨总是提前问一下。

如今站在梨花丛中,梨花如雪的白,年年开,年年结果。随之老去的是容颜,不老的是心境。感慨之余:不禁念起一首旧词:

梨花珠缀一重重,香浓春更浓,朝霞未染粉面。雪姿更娇容。嫩叶碧,新仔青,水凌凌,如糖似蜜,捧出黄橙。

王桂香 /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