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
铁骨汉子也有绕指柔 ——记边务中学高级教师王立忠

时间:2019-05-06 观看 99 次 加入收藏

9996.jpg

闺女,我想对你说/爹也曾多次哭过/独自一人,半夜躲在檐下数星星/转身的时候依然笑容满面/因为爹是你的依靠/半百的我们不会陪你太久/我们的呵护不会伴你永远/自己的馍自己嚼才香甜/自己的路自己走才安稳

闺女,我想对你说/爹选择了坚守/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是我坚守的理由/那渴望求知的娃们/和你一样也是我心头的肉

这是盐山县边务中学教师王立忠写给女儿的一首诗。


王立忠,今年50岁,中学高级教师,从教27年来一直深受学生们的爱戴。

北方的五月份,南风裹着热气已经开始涌动,大部分的人们已经换上了夏装。王立忠却依然穿着厚棉裤,办公桌下挨着腿的地方,还放着电暖风,他正在办公室里备课。

2008年的时候,他右腿得了一个怪毛病,怕冷,多方求治也没查出到底是什么毛病,这些年就这么拖着,到了天气特别炎热的时候才敢换下棉裤。他说有时候上课,疼起来直冒冷汗,经常是左腿膝盖抵着右小腿肚子扶着讲桌坚持下来。学生们有时候察觉老师不对劲儿,把凳子搬上来让给他坐,但是他从来不坐。用王立忠自己的话说:坐着讲课没激情。

边务中学老师们说:王立忠腿疼的毛病,我们知道的人很少,因为他从来没请过病假,有的只知道他腿怕冷。

这件事在边务中学校长李耀山那里得到了求证:“王立忠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,还担任着初三的班主任和数学老师。这些年,他除了公差几乎天天钉在学校,有的老师有事请假,都是找他来给上课,平均每年他都比别人多上一百多节课,大伙儿都说他是铁人。”

王立忠是2006年调到的边务中学。刚一来,学校就安排他担任初二(4)的班主任,第二天才知道,这个班一年曾换过四个班主任,是学校里出了名的“烂班”。这个班的“八大金刚”让全校的老师头疼。

果不然,第一节课上“八大金刚”中的黄明(化名)就先给王立忠来了一个下马威。画了一个乌龟偷偷地贴到了他的后背,全班同学哄然大笑。知道情况后的王立忠并没有生气,他把黄明叫到了办公室。

“黄明,这个乌龟画的不错,看的出你很有画画的天赋啊,但是,这个画,画的还是有毛病的。”

本来以为会被老师骂的黄明万没有想到老师会这样说。他那一副任由打骂无所惧的表情悄悄收敛了下来。

“乌龟壳的背甲是13块,你却画了11块。所有的龟,均有60甲,背甲13,腹甲9,裙边甲24,所以这六十花甲子,就是从这里来的。”没想到自己本意是作弄老师,老师竟以德报怨还告诉他画乌龟的知识,这一下羞臊的黄明脸腾地一下红了,从那开始黄明上课再也没犯过错误。

“八大金刚”中的窦凯(化名)每天下午放学总是到半夜才回家,撒谎说老师留下给辅导功课了,一天窦凯的父母给王立忠打电话问几点放学。得知这种情况后,王立忠直接赶到了窦凯家里。夜里十点多,窦凯回来了,一进门看到老师坐在屋内,立马全招了。原来他放学后经常去游戏厅打游戏。王立忠对窦凯说:“孩子啊,你这么晚回家,你知道谁最牵挂你吗?你看锅里的饭凉了再热,热了又凉,父母电话打了无数个,就图你能早点回家。”

“老师您别说了,我错了!”顽劣的小马驹哭了。

半年后这个全校有名的“烂班”,成为了各项成绩最好的班级。

王立忠最怕的就是见到班上孩子们有请病假的,这些年只要有孩子请病假,王立忠经常是自掏腰包去学生家看望。他说我和我的每一个学生都有感情。

班上有个叫李岚(化名)的学生,两天没来上课,原来李岚的父亲生病在沧州住院了,妈妈身体有残疾生活不能自理,家庭条件不好,李岚萌生了辍学的念头。王立忠听说后,心急如焚,他号召老师们捐款救助李岚一家,学生们听说后,也纷纷拿出积攒的零钱。在王立忠多次开导下李岚终于鼓起信心回到了课堂。后来李岚考上了大学,她说长大后我也要做一名老师。

2015年秋,边务中学被定为改革试点校,已是业务副校长的王立忠,对老师们说我们的春天来了!咱们一定要抓住这次机遇,不能辜负领导们的信任,打一个漂亮仗!

王立忠身先士卒,带领着老师们积极投入到课改摸索中,抓教研,听评课,辗转各地学习、交流。繁杂又高强度的工作再加上多年腿疾,这个“铁人”身体吃不消了,有好多回在给学生们上课的时候,出现了短暂性的眩晕休克现象,但是王立忠并没有当回事,总是稍作休息,就立马登台讲课。三年下来,2017年边务中学的中考成绩,再次创出历史新高。

盐山县教育局教研室主任毕洁云看到后,感动的说:王立忠真是铁骨硬汉。

王立忠曾写下一首词描绘他和老师们三年来的艰苦课改历程:

【渡江云】回首2017

披星追日月,饮风餐露,缘木以求真。意与寒梅雪,砥砺前行,委屈沐忠魂。涂香晕色,为学子、负重加身。昼夜里、殚精竭虑,岂敢误乡亲。

无嗔,我心独放,粉笔倾情,自剔灯花尽。惟愿那、龙门鱼跃,花满乾坤。人生数载匆匆去,又何惧、在眼艰辛。今执笔,闲娱一页诗文。

王立忠说,这些年亏欠最多的是妻子,家里还有一个八十多的老父亲,王立忠妻子在边务乡卫生院工作,每天下班之后就得立马赶回家。做饭、忙家务、照顾老人。家里的重任全部落在妻子身上,却始终没有一句怨言。

王立忠的女儿在县城职中读书,有一次成绩没考好心情很沮丧,看到忙到深夜才回家的王立忠,赌气的说:“你一天到晚为人家孩子,我才是你的亲女儿,你关心过我吗?关心过这个家吗?”

王立忠无言以对,那晚他坐在庭院里吸了半盒的烟,后来他在日记本上流着泪写下了开头那首诗,因为他如爱自己的家人一般热爱着自己的事业,如爱女儿一般爱着他的学生。

通讯员 刘国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