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灌地猴与挖仓官儿
2017-09-28 11:42:59 来源: 作者:高文通 【 】 浏览:198次 评论:0


在童年的记忆里,我老家东源流寺村,收了麦子,播豆子,种玉米。那一片一片,郁郁葱葱,翠绿的豆田,像绿色的地毯,又似波浪翻滚的海洋,看着真是喜人。

然而危害豆子成长的天敌很多,豆子成长步步艰难。

危害豆子成长的头号天敌是地猴子。它像大老鼠,体重半斤,大的有八两,长有蓬松的短尾巴,深米色的皮毛,兔子嘴,小耳朵,大眼睛。人称大眼贼。我恨它危害豆子,更恨它狡猾,无良心,吃了农人的豆子,还叫唤:吃侄的(哧吱的)!

所以有人又叫它“吃侄的”。

豆子播下后,不几天豆种弯着脖拱出地面,挺直弯脖,带出两瓣豆瓣夹着一个小黄心。这时,地猴子来了,一口把豆瓣和黄心吃掉,这样豆子就不长了。连吃数棵,就使豆子缺苗断垄,造成减产。

长大了的豆子,地猴子就吃叶嚼枝,等豆子长荚结豆,地猴就啃荚嚼豆。地猴子靠吃豆子而活着。

地猴子吃饱后,坐在地猴子窝门前,挺起身子,前腿伸出来,像个小袋鼠,伸着脖子,叫唤:“吃侄的(哧吱的)!吃侄的(哧吱的)!”把人们气的,拿掀来追打它,它狡猾地“哧喽——”钻进地猴子洞去了,把人气坏了。

用水灌它!人们想出了捉地猴子的绝招。

于是只要找到地猴子窝,人们就挑筲带瓢,人担,人抬,从沟渠、深井里挑来水,一瓢一瓢的向地猴子窝里灌。

等把洞窝灌满了,再一点一点的灌,让水慢慢向下渗。地猴窝的水向外冒泡了,随后地猴子顶着水泡爬了出来,连着爬出四五个,个个水淋淋的,像落汤鸡一样,慢慢地爬着,人们举起掀来将它们拍打死。有的人拿到家里炖着吃,它的肉像兔子肉一样好吃。在瓜菜代时,人们抢着吃。

灌地猴是少年儿童的活,小伙伴们觉得有趣,都愿意干。只要发现了地猴子窝,大家就来了劲,挑水的挑水,灌窝的灌窝,连轴转,中午不休息,也不回家吃饭,非把地猴子灌出来不可。

把地猴子灌出来了,小伙伴们喜欢逗着地猴子玩,把它按在水里,漂上来,再按下去;把地猴灌个大肚子。边按边说,叫你吃侄的,还吃侄的不!小伙伴们为农人出了气,除了害,保证了豆子正常生长。

豆子的第二个天敌是仓官儿。它比地猴子小,像个半大老鼠,浅灰色,小尾巴。它在豆子成熟时,是危害豆子最严重的,它与人夺粮,黑白嗑豆荚,吞豆粒,回到仓窝里吐出来,储存起来,备好越冬粮。它来回黑白的叼吞豆粒,一个仓官儿能叼不少豆子呢。

为夺回豆粮,人们采取的方法,不是灌而是挖。挖仓官儿是少年的美活儿。

小伙伴们扛着铁锨到地里找仓官儿窝。发现鲜土堆,就在土堆里找地道口,找到地道口,就顺着仓官儿道向下挖。累得大汗白流也不怕,手磨破了不嫌疼。挖到一米左右深,或更深一点,发现有好多豆粒,就挖到仓官儿洞了,好大的仓官儿洞呀,一个仓洞就能挖出二三盆黑、黄豆粒,回家用水洗净,晒干,冬天换豆腐吃。

挖仓官儿是件有乐趣的力气活,小伙伴们不怕累,都愿意干。

如今,科学种田,地里撒了不少农药。地猴子和仓官儿早已绝迹了。但小伙伴灌地猴子、挖仓官儿的苦与乐,累与趣,还鲜活在我的记忆里。

Tags:官儿 责任编辑:时利洁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红包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沧州广播电视台
Cangzhou Radio & Television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-2015 沧州广播电视台  技术支持:沧州广播电视台-沧州广电网 电话:0317-2027711
冀ICP备13007637号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AVSP0309383号 | 冀公备130900022324号
APP下载统计

手机扫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