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老郭
2018-02-09 09:41:31 来源: 作者:孙建/文 张吉亮/画 【 】 浏览:271次 评论:0


老郭,即老公。

沧州话里,“公”听起来好像有三个音儿:公家公买公卖的“公”,读如工;一对夫妻公母俩的“公”,听似姑;而指昆虫性别公母的“公”,则念着像郭。其实,姑是公母连读的效果;郭呢,不过是公的儿化。

老公,最早是老年人的通称,《三国志·魏书·邓艾传》:“七十老公,反欲何求?”后来才逐渐成为父亲的别称、丈夫的代称、太监的俗称。作为丈夫的代称,宋元已有。《京本通俗小说·错斩崔宁》:“你在京中娶了一个小老婆,我在家中也嫁了个小老公。”可是直到清末尚不被多数人接受,平步青《霞外捃屑》卷十:“唐荆川集纪广右战功,有‘若勿向老公语也’,则已见之文字矣,然后人不必学之。”事与愿违,平步青万万没想到,身后“老公”大行其道,随着港粤之风北渐,如今电视里外、社会上下,老公长老公短,已举世皆然。

在沧州,老公儿——老郭又专指雄性青溜。青溜,我想写作“青留”更符合语言发生学的道理。蜻蜓似乎本叫青停,因它颜色青青,又能像直升飞机那样在空中随意停歇。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(杨万里《小池》),它舒展又自在的保持平衡的飞行技巧,恐怕是人类终其世也难达到的。沧州土话改“青停”为“青留”,又一转而为“青溜”,也算保存了命名的初衷。

青溜最喜欢水清草盛的地方,扫帚不得劲扑。孩子们好不容易捉到一只,系根细线,拴在柳枝儿上,围着坑边儿河沿儿转悠,一路走,一边念念有词,“那边儿有鬼,这边儿有水,中间大腿呀……”,如谣似咒,以图招引其它的蜻蜓。后来发现,只有老母儿才能引来老郭,而老郭什么也招不来。孩子们就用红胶泥儿抹在老郭屁股上,待泥干后,远远望去,还真和老母儿那泛红的尾部差不太多!美人计没美人,只好像法国电影《虎口脱险》中那样,委屈男士化化装吧!等到求爱心切的老郭们明白上当时,早已是孩子们的手中玩物了!

说起来,沧州的儿童还算实诚,到了北京,嘿!手段更绝!当他们抓不到真蜻蜓做“幌子”时,就用一小截高粱秆儿——俗称箭秆儿,抹上泥,做个假招子代替。假的效果毕竟不佳,他们便选在光线暗淡的黄昏时分,再拿来向蜻蜓挥舞,打算借着晚霞的浓重混水摸鱼,而不识好歹的老竿儿们(北京话里的老郭)此刻正情人眼里出西施,本想趁着夜色打劫美色,不料纷纷坠入了孩子们精心布置的甜蜜陷阱,故而当地有谚云:“箭秆儿抹稀泥,老竿儿飞来急!”

无论老郭抹泥儿,还是箭秆儿抹泥儿,原本只是小朋友们的鬼把戏,都想利用同类相诱。细细思量,这小伎俩仿佛又是自然界的大规律,鸟兽鱼虫人的天地里,鸟有媒雉(一种用来引诱野雉的驯雉),兽有由鹿(一种用以引诱野鹿的驯化过的鹿,唐代吕温有《由鹿赋》),虫有老郭,人有间谍,惟鱼没有,故设饵以诱之。这种相诱必以同类的悲剧,让纪晓岚笔下的一只狐狸慨叹:“天下惟同类可畏也。凡争产者,必同父之子;凡争宠者,必同夫之妻;凡争权者,必同官之士;凡争利者,必同市之贾。势近则相碍,相碍则相轧耳。”(《阅微草堂笔记·姑妄听之》卷一)此话可谓金玉良言,试想诱惑、欺骗、捧杀、诬陷、排挤、压榨等等等等,有哪一样不出自同类之手呢?


孙建/文 张吉亮/画

Tags:老郭 责任编辑:时利洁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:空调的故事 下一篇:夜半遇狼记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沧州广播电视台
Cangzhou Radio & Television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-2015 沧州广播电视台  技术支持:沧州广播电视台-沧州广电网 电话:0317-2027711
冀ICP备13007637号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AVSP0309383号 | 冀公备130900022324号
APP下载统计

手机扫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