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马郎
2018-02-11 11:37:41 来源: 作者:孙建/文 张吉亮/画 【 】 浏览:134次 评论:0


“马郎马郎来哟,给你插双大花鞋哟;马郎马郎马郎去哟,给你插双大花履哟。”

这首民谣如果采自云贵山乡,一定会被认为是苗彝女子的情歌,因为她们未婚前的情人就叫马郎。然而它并非南疆山歌,而是出自颇具北国特色的民国《沧县志》。这里,马郎是一种蜻蜓的名字。

当地人管大而色青的蜻蜓叫“青溜”,也有叫“老钱”(也叫钱马郎,盖其尾际如钱形)或“大蟋蟀”的。

小而色红的一种,除了老气横秋的“关老爷”(京剧中关公是红脸,故以名之),还有更灵气的外号“红媳妇儿”、“红辣椒儿”、“红缨子”,总之比古书上文诌诌的什么“赤卒”、“绛驺”、“赤衣使者”好听多了。红辣椒儿入过诗的。南宋乐雷发曾吟到:“儿童篱落带斜阳,豆荚姜芽社肉香。一路稻花谁是主,红蜻蜓伴绿螳螂。”(《秋日行村路》)红蜻蜓还是孙悟空七十二变里的一种。这位变过鱼、变过松、变过蚊子、变过苍蝇的大圣,曾变成一只红蜻蜓,去盯一心想把真真、爱爱、怜怜都抱在怀的猪八戒的稍儿!

有些地方,还能碰到小而色黑的“黑老婆”,恰与“红媳妇”作对儿。据《常昭合志稿·物产志》:“蜻蜓,黑而小者,俗名为祝英台,即北方之黑琉璃。”梁祝化蝶,流传甚广也甚久,不知何时祝英台从蝴蝶变成了蜻蜓,真的如此,那真风马牛不相及了。

若是雨后,郊外水塘边,不经意能遇见小而色蓝的“蓝鬼子”,再加上他们的表姐——豆娘(麻楞狗子),蜻蜓家族基本上齐了。

也许是化妆品普及的缘故,“蓝鬼子”、“黑老婆”已经很罕见,相比之下,“红媳妇”稍稍多一些,最常见的还是小而色黄的一种,即马郎。

马郎,又作“麻郎”、“麻楞”、“蚂郎”,古代它的别名还有“胡梨”、“狐黎”、“桑根”等。哪来这么多名号呢?清代钱同人说:“此虫之名,以色而异。青者曰蜻蛉,蜻之言青也;黄者曰胡梨,狐黎之言黄鹂也;赤者曰赤卒,卒之言赭也。”(清·钱绎《方言笺疏》卷十一)胡梨、赤卒有了解释,马郎呢?不知道,也许连字写得都不准;但也许应该写作“麻郎”,因为麻是土黄色的。

我小时候的乡下孩子,一到夏天,就举着扫帚满处扑马郎,边扑,嘴里还念着威逼利诱全兜到的咒儿——“马郎马郎高,大火烧;马郎马郎矮,没人逮……”(运西一带也唱:“大麻大麻,过来沏茶;大青大青,过来点灯。”大青,即青溜;大麻,即马郎)可是,只要马郎飞得稍微低一点点,马上就被逮住,玩腻了,就残忍地把它长长的肚子揪断,插上一根草棍儿。接下来便是放飞表演了,由于失去重心,马郎拼命拔着高,朝天上飞去,转眼杳无踪迹。此时,孩子们又是一片哄嚷,原来他们狠心的虐待竟是为了实现天真的幻想——上天够枣!可怜的马郎尾插草棍儿肩负使命,却不知天在何方?枣又在何处?盼望中长大的孩子们,直到今天也没见一只童年放飞的马郎驮着天枣回来过,再看看身边,“黑老婆”没了,“大蟋蟀”少了,“红辣椒儿”也难得一见,或许有一天马郎也会消失在咒语和幻想里。


孙建/文 张吉亮/画

Tags:马郎 责任编辑:时利洁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:回家过腊八 下一篇:生日的感念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沧州广播电视台
Cangzhou Radio & Television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-2015 沧州广播电视台  技术支持:沧州广播电视台-沧州广电网 电话:0317-2027711
冀ICP备13007637号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AVSP0309383号 | 冀公备130900022324号
APP下载统计

手机扫描